• 今天,我和老爸老妈回外婆家拜年,在高速路上看到了四起车祸,因为路面积雪,汗.....

    今天,电信搞优惠,2元可以打45分钟.因为过年大家要拜年.

    今天,是狗年的第二天,Miko回我短信了,晚上还通了半个多小时电话.(已经打破我的最长通话记录)因为电信搞优惠,2元可以打45分钟.

    今天,陪妈妈逛超市,买了一个狗狗存钱罐.因为今天属于狗年,是第二天.

    今天,刚知道长我4岁的大哥要结婚了,因为是妈妈逛超市时告诉我的.

    今天,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祖国的花朵了,因为亲爱的大哥要结婚了.

    今天,我突然开始考虑我的婚姻问题,因为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老了.

    PS:小妹今天很开心,告诉我今年是属于她的,我问:"你不是属鸡么?"小妹答:"三哥,今年是Girl年......"我无语,看来我真的被PASS了.

  •    

           "渐渐明白,感情的来去,都是很自然的事情,没有必要兴师动众。每个人,都以为他所经历的感情是不同寻常的,可世间哪里有这么多的传奇。只要是感情,就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。已经厌烦了不大相熟的人对我倾诉他或她感情上的烦恼或者问题。"--------------------因为偶然在一个朋友的BLOG上见到这句话,觉得写出了自己的心理,所以就没有经过允许,先抄过来了,呵呵~~原谅我吧~~

         也许平平淡淡才是真,但越是简单的东西,越是难寻.的确是梦里寻他千百度啊,于是当上帝听到我的话,我们有了Baidu.

  •       火车票是18号的,虽是临客,但还有座,不错,知足了.对面坐了一哥们,在西安的一个神学院上学,有6年了,明年和我一样,毕业.路上聊了很多,从创世纪到旧约新约,更多的时候,自己只是个听众,长了不少见识,关于天主教的.

          自己一直没什么信仰,但喜欢了解宗教和历史,记得去天津的时候,还和贝贝一起去了西开大教堂,本打算第2天一早去做弥撒,但因为自己的行程不允许而告终,呵呵~~

          而佛教,过去听鹏给自己讲过一些佛教的哲学和辨证.也觉得很受用.

          中午到了太原,等了一会,老爸开车来了,出站我还庆幸太原的天气没有我想的那么差,因为离开西安的时候,开始普降大雪,但下午从商场出来,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.回家的时候路过濒河盘道,路面打滑,车子突然来了个华尔兹,在路上打了两个圈,还好,后面的卡车没有立即跟上,从旁边擦了过去.本来爽朗的东北老妈到家才松了一口气,说老邓当年才划了一个圈,你老爸今天直接来俩.呵呵~~无语.

           有时候生命真的很脆弱,想想不论到最后是佛教的轮回还是天主教的上天堂,我们要好好珍惜的是现在,并且,不只是对自己......

  • 2006-01-11

    这几天~

           这几天学校里的人越来越少,我一直在宿舍里收拾东西,洗衣服,呵呵,为过了年的离开做准备.衣服留了一部分,走的时候带不了,就给福利院吧.上周末,一个人在宿舍整理过去的日记和信件,关于磊的,一直不想碰,但要走了,也就狠下心,从头到尾,回忆了一遍,然后烧掉,给磊发了最后一个短信,然后删掉他的号码.只是想走的潇洒一点,不要依依不舍,我讨厌这样的自己.

           磊给我买过的一罐可口可乐的空罐子,我一直留着--------当烟灰缸,晚上,我把里面满满的烟头都倒了,洗干净,然后放进皮箱,不是不想忘记,只是想告诉自己不要再为感情如此痴狂.不过说来也巧,我去上海,给磊带的礼物也是一个烟灰缸,当然,我是刚发现的.

          不说了,今天写的有点乱,因为这个网吧太TMD混蛋了,见人多就加价,别的又都人满为患,没有办法啊,呵呵~可能大家都空虚吧.

          老爸说,"无聊是种病."看来,我又犯病了.........

  • 2006-01-04

    遭遇一场寂寞

     

        昨天夜里,一个人坐在桌子上,教室空无一人,夜色席卷了全身,感觉好冷,好冷,忍不住把手伸向暖气。拿起手机,翻看着通讯录;一行一行过去,却不知道该拨哪一个,朋友说过,我是那种自己死撑着也要强装乐观的家伙,突然想向过去一样叫几个朋友找个地方坐坐,却发现诺大的校园里只剩下了自己。

        9点多,小乖打过来电话了,我说,我被这个世界遗忘了.....晚上,琪发短信了,说这一次的恋爱估计又要说Byebye了,呵呵,觉得自己点背,怎么每次都遇到那样的男人,一堆牢骚完,我笑了,我说,"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做朋友么?"没想到这丫直接来一句,"那我一直陪你单身到底,到时候咱哥俩怕谁?""小心我不结婚哦,"我回应到,"琪,你会找到你的Mr.Right的!咱这么漂亮,不怕没人要,等将来咱出席了,咱拉一卡车让你挑."估计那边已经笑岔气了.我说有点感动,大家都已经在一起四年了,手机那边骂我慢热,都四年才感动,我无语,我说不是慢热,是"闷骚".

     宿舍晚上打牌,一直到很晚,至于几点自己也不清楚了,只知道醒了好多回,就这样忽醒忽睡的过了一整夜.

       早上10点多才爬起来,西安下雪了,今年的第一场,虽然没有儿时的大雪纷飞,打雪仗,堆雪人,滚雪球,但我已经很知足,所以就戴好老妈织的漂亮围巾滚出宿舍,呵呵.....

       这是这几天唯一的惊喜了.

  • 2006-01-01

    去远方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背起行囊默默去远方,转过头来身后的城市已是一片雪茫茫.我不再想过那种单调的日子 ,我像是一条鱼 生活像鱼缸.我不知道远方有什么等着我,只知道它不会是地狱 也不会是天堂.没有人知道我是谁,自己的命运就握住在自己的手.我不希望远方像一个梦,让我活得舒适 也活得迷惘.我希望远方像一片海,活也活得明白 死也死得悲壮.